新闻中心 > 青岛新闻 > 正文

【青岛故事】"龙套"朱传声:不做没有梦想的咸鱼

2019-07-18 21:25 作者:于泓 孙志文 来源:青岛新闻网
分享到:

【往期回顾】

【青岛新闻网独家】

(记者 于泓 孙志文)

“努力!奋斗!”

坐在导演专用的监视器前,朱传声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喜剧之王》的那个午后,剧中的尹天仇从一个“死跑龙套”到家喻户晓的大明星,用了1小时25分45秒,而朱传声自己从龙套群演到院线电影导演用了近10年的时间。

“每个人或许都有机会成为郎朗,但并不是所有家庭都买得起钢琴。”接受采访时,朱传声的这句话噎得人有点喘不上气来。

今年32岁的朱传声来自于临沂的一个普通家庭,没有接受过任何表演训练的他一直有一个电影梦,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当演员、当导演。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朱传声从最基层的剧务干起,除了男主角和导演,他基本上把剧组里的各种工作干了个遍。当然,朱传声干的最多的还是群众演员,在《长城》、《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一出好戏》这些电影里都打过酱油。

今年7月,靠着前期当群演、给别人拍短片攒下来的积蓄,朱传声跟朋友一起凑了30万,筹拍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部院线级别的电影。

“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7月6日上午,朱传声执导的首部院线电影《恩》在日照龙门崮旅游度假区举行开机仪式。整场仪式的规模谈不上宏大,现场来的多是朱导的朋友以及当地的村领导。

因为前一天通宵拍戏的缘故,朱导的精神状态并不算好,原本板正的衬衫也已开始微微泛黄、不再挺拔。在致辞环节,朱导把到场嘉宾感谢了个遍,因为他知道,没有大家的帮助,他这个非科班出身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坐在监视器后面喊“Action!”

18岁只身来青岛打拼,在进入影视圈前,朱传声打过很多份工,厂里下过车间,饭店端过盘子,酒吧当过领班,与影视行业最接近的一次交集是在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兼职摄影。

“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与星爷的一面之缘和这句星爷的电影台词是点燃朱传声心中梦想的那把火。

2002年,周星驰的《少林足球》票房大卖,为筹备下部电影,星爷开始为他的《功夫》物色群演并面向全国海选。在参加海选的千万人中,就有朱传声。

没有什么特殊才艺,也没有接受过表演训练,朱传声在第一轮海选中就被淘汰了。但从小看星爷电影长大的他,为了能看星爷一眼,一直在海选现场坚守到了最后。

“我自己也是从龙套演员做起来的。”时隔多年,星爷在台上用港普说得那些话朱传声一直记在心里。出身草根、热爱表演,对于年少的朱传声来说,这种与偶像相同的经历是一种力量,“我也可以成为周星驰”这样的想法支撑他走到了今天。

“当群演就是我的免费大师课”

简单的开机仪式之后,朱导马上带领团队进入到了工作状态。当天的拍摄并不顺利,剧组在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家里取景,前期已经跟老人沟通好了,奈何临拍摄的时候老人犯了糊涂,朱导只好亲自跟老人家解释,原本不到一分钟的戏折腾了一个上午。

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风格,王家卫的文艺,周星驰的无厘头,在片场里的朱导,待人接物总是客客气气的,无论是对演员、还是场务,从来不红脸,这或许跟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在当导演前,朱传声干的最多的就是群演的活儿。

“《一出好戏》里就有我,演一个物业经理,截图放大的话能看清我的轮廓。”当群演这几年,朱传声跟了很多组,尤其是在灵山湾影视基地落成之后,《长城》、《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这些在青岛拍的片子,他都跟过。

“演戏很苦,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肯定坚持不下来。”之前拍摄《流浪地球》的时候,朱传声就在组里当群演,大夏天穿着密不透风的“宇航服”,连续21个小时的拍摄,主演们有助理,可以在休息的时候伺候着,但是群演不能换衣服,正是青岛最热的时候,一场戏下来就是一身痱子。

尽管当群演收入不高也没法扬名,但朱传声把进组当成一个学习的过程,近距离观察导演的调度、摄影机的走位,听大导演怎么讲戏,免费的大师课不上白不上。靠着日积月累的经验,朱传声也找到机会拍了几个微电影,今年更是迎来了自己首部院线长片,离成为周星驰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我想拍一部自己的电影!”

上午的拍摄结束之后,朱导和剧组一起去村民家里吃饭,一大盆豆角炖土豆,分分钟一扫而光,大家抓紧时间各自休息,准备下午的拍摄。

趁着午休的间隙,朱导兴致勃勃地跟记者聊起了他准备拍摄的下一部电影,讲述当下年轻人创业的辛酸过程,里面有他自己的故事,光剧本他就筹备了6年的时间,写了整整一个行李箱。

在外打拼多年,朱传声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电影”上,父母经常催他快点结婚,但都被他搪塞过去了。在家里,朱传声从不跟父母提自己做导演的事儿,只说自己开了家传媒公司,事实上,老板员工都是他自己,只有在接到活儿之后才开始组建团队。

在梦想开花结果之前,浇灌它的更多是嘲笑。痴人说梦、不切实际、这样的话朱传声听了太多,但他明白自己一个没钱买钢琴的孩子,要想成为郎朗,只有靠自己。

为了拍戏全组人起了个大早,扛着设备上山。

在拍摄的间隙,朱传声给男女主演讲戏。

讲戏讲到动情处,朱导自己先哭了。

朱传声看过无数次监视器,但作为导演来看监视器,这样的情况并不算多。

剧组人吃饭快,一盆菜分分钟一扫而空,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准备下午的拍摄。

凌晨的一场戏,对于剧组来说又是一个通宵。

草根导演朱传声,我们期待你的作品。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
吉林快3 欢乐生肖 福建快三注册 广西快3走势 一分时时彩 快乐赛车 澳洲幸运20 东京1.5分彩 欢乐生肖 极速快乐8